嘉峪关之美

来源:嘉峪关日报2019年12月24日字体:

嘉峪关之美

胡杨


经过六百多年沧海桑田的历史变迁,嘉峪关作为军事防御工具的实用性功能已经消退,而它的审美特性却在历史的演进中不断积淀、增长。从审美的角度看,嘉峪关完全可以被视为一件伟大的艺术作品,成为我们民族精神、审美理想的象征。

这是历史的规律,当和平和发展作为当今世界的主旋律,当人类文明进步的步伐大踏步向前,嘉峪关这座古老的军事堡垒的实用功能,已经被时代被更先进的防御措施所淹没了。

嘉峪关的实用性功能消退和审美功能增长的双向历史演进,是世界各国许多古代文物的普遍性特征。像古埃及的金字塔,古希腊的神庙,雅典的卫城,古罗马的斗兽场等古代文化遗址,以及各国古代艺术博物馆中的陈列品,从远古的石器、彩陶,到青铜器,都有此特征。

今天,成千上万的游人主要是去观赏长城,说明长城作为历史文物蕴含了一种巨大的审美功能。

中华民族的图腾——龙,一直是一个抽象的概念,如果说龙有真实的具象,那么,长城就是一条巨龙。它跨崇山、越峻岭、穿草原、过沙漠、经绝壁,起伏盘旋、奔腾飞舞,在中华大地腾起,壮观的景象让世界惊叹!

作为明代万里长城的西端起点嘉峪关,是整个明长城防御设施的缩影。结构之缜密、功能之完备都是长城史上所没有的。在以嘉峪关为核心的防御体系中,长城并非一线排开简单的城墙组合,它由点到线、由线到面把军事重镇、关城、隘口有机地联结起来,并于沿线设立障、堡、敌台、烟墩(烽火台),互为犄角。长城构筑中的设计施工,从位置走向的确定到障、堡、敌台、烟墩、道路等军事防御、烽燧预警、后勤补给等系统的配置,以至墙体形制结构、选材用料,都巧妙利用地形地物,因地制宜,其构思的精巧合理、施工的艰苦卓绝,都令人叹为观止。长城建筑材料以土、石为主,最早是利用生土夯筑,后出现土坯与土烧制的青砖。石的使用开采于周边之山脉,后则加工为条石,从前采石、取土遗迹至今仍历历在目。

在这种审美的积淀中,一些在初始为实用性目的所进行的设计,今天往往演变为巧夺天工的艺术构思。嘉峪关也是这样,城墙的垛口之间均等的距离,当初是为了合理地布置兵士,利于防守,现在却呈现出一种均匀、和谐的节奏感。敌楼的设置,是为了驻兵和储存粮草、 武器。没有敌楼,长城只是一道无人防守、徒具虚名的墙体。而在今天看来,敌楼却成为嘉峪关长城上美妙的景观,它就像气韵生动的植物的茎节,没有它,绵延万里的长城就显示不出内在的律动与节奏。

嘉峪关的美在形式上首先表现在它的建筑本身。内城即关城的中枢心脏,设有军事指挥机关,明代设守备公署,清代改设游击将军府,建有嘉峪关公馆,清乾隆始设巡检司。还建有军队营房、仓库等,又设夷厂,建庙宇等。军火武器、粮秣均置于城内。城墙分两次筑成,初筑土城时,用黄土夯筑高约六米,夯土层12至14厘米。弘治七年,加固关城,外侧用土坯垒砌,中间填以混合黄土。少数增高的墙身也有夯筑的,每个垛上均设有瞭望孔,以便观察敌情。

内城有东西二门,东门上楣刻“光化门”,西门上楣刻“柔远门”。“光化”即以德化人之意,就是发扬光大中华传统道德文化,去教化开导边疆少数民族。“柔远”即是以怀柔政策安定抚慰远方民众。门洞基础和地面均用长方形石条衬砌,两门均安铁皮包钉黑漆双扇门,二门之内北侧靠城墙建青砖斜坡马道,上至城顶,坡下有砖木结构的门楼和照壁,马道下原有成排的拴马桩。

内城二城门顶部平台上均建有城楼,分称光化楼和柔远楼,皆为三层三檐木结构歇山顶式建筑。脊上镶嵌有蟠龙、狮子等兽形瓦,绿色琉璃瓦盖顶。楼内安装有带扶手的木楼梯,可登二层、三层,整个楼阁雕梁画栋,金碧辉煌。

城垛,即马面、暖铺,也称敌台,敌台上建有敌楼。敌楼可驻兵,可从左右侧面射击冲到城墙根底下的敌人。关城南北城墙上无门,墙外居中筑敌台,上有敌楼,楼外带明柱通廊。

城墙四角各建一座方形角楼,亦称戍楼,是戍兵瞭哨之所。楼形如碉堡,下层向城内开券门,令三面开券式窗,由内可登楼,楼上为平台,台四周设垛口。

内城东西门外均有瓮城回护,劈门南向。门楣东“朝宗”,西“会极”。“朝宗”是指西域和诸国使节、官宦,如百川汇海,经此门,东去朝觐中华朝廷,以示归顺向化。“会极”即“会合于极边”之意。西出会极门就是要把聚合、团结之精神,带到西域诸地诸国,极边聚会,归心团结,天下祥和。瓮城门洞为砖砌拱券式,基础地面均用长方形石条,安铁皮包钉黑漆木质双扇门,呈现出古朴、安详、厚重之美。

两瓮城门顶上各建阁楼一座,楼前红柱通廊,两端与城墙相通,对扇小门南开,东西两边开窗。楼脊扣筒瓦,楼顶四角飞檐上装龙首瓦,檐翼起翘,美观大方。

嘉峪关具有审美的性质还在于,嘉峪关是一座伟大的古代建筑。我们看到长城整齐、流畅的墙体线条,以及方形、圆形、多角形等形态各异的敌楼,本身都具有很高的审美价值。尤其是关城城楼的设计与建造更具有艺术的匠心。它的城楼层数和高度,建筑的式样以及悬挂其上的横匾,都与整个关城处于一种整体的和谐之中,显示了威严、雄伟、壮观。正是这些,构成了我们进行长城美学研究的逻辑前提。

在嘉峪关南,连峰叠嶂,宛如列屏。东接武金,西至昆仑,南通番部,延袤几千里。四时积雪,终年不消,皓白氤氲,凌空万仞,望之如堆琼垒玉,晶莹彻霄,真乃佳景。

嘉峪关北部边墙外,向北而望,平原旷野,草木皆空,但见漠漠平沙,渺无涯际。西眺沙州西,鸣沙在焉,岂古所称流沙与?每微风落日,轻若翠浪,隐若纤云,浩浩荡荡,景亦奇矣!

嘉峪关最初只有城,无楼。明弘治中、正德初李端澄构大楼,以壮伟观,望之四达。在嘉峪关西北,即汉之玉石障之处,草树秀发、云霞杳霭,每天宇晴霁,烟景苍翠,呈奇献秀,有可爱者。

嘉峪关坡下的九眼泉,冬夏澄清,碧波不竭。以极西边关,有此涌泉,不惟民资以生,且又沃地数顷,盖水磨于其上,天之所以惠边民,其利薄哉!

走进嘉峪关,不仅可以品味嘉峪关防御设施的精密,还能够感受其建筑的韵律之美和雄壮之阳刚之美。中国传统宇宙观认为:“一阴一阳之谓道。”这种阴阳两极在中国传统美学中体现为优美和壮美。长城的美则属于阳刚之美,即壮美。壮美是以雄伟、刚健、宏大、粗犷为特征,以气势取胜。长城所代表的阳刚之美,正是具有这种影响历史创作力的深层内涵。这也是美学大师宗白华先生所说的“中国最伟大的美术,最壮丽的美,莫过于长城”的意义所在。

嘉峪关的这种阳刚之美,或称为壮美、崇高美,首先来源于它外部的巨大的体积所形成的磅礴气势。它城内有城,城外有壕,重关并守,气势昂然。嘉峪关,以它的奇伟、雄险和绵延的雄姿,征服了无数的瞻仰者,这就是长城美的本质特征。每个人在初次看到长城的一刹那,都会被长城那种气吞山河的形势所震撼,这即是对崇高和壮美审美感受的特征。

长城本身富于强烈的生命节奏,这种节奏感源于自然。譬如高而为山棱,低而为溪谷,棱谷相间,岭脉蜿蜒,这便是地壳上的节奏。而长城把自然中的节奏以线的运动变化形式显示出来。这是一条有生命的线,神奇的线,寓奇险于沉实,藏变化于整齐。从苍茫的西北戈壁,至浩瀚的东部海滨,长城涉大河巨川,穿崇山峻岭,跨危崖绝谷,过荒漠草原,腾挪跌宕,气象万千,宛如神奇巨笔在北国山河一笔挥就的气势磅礴的草书,而敌楼就是这草书中的顿挫,雄关是这草书中的转折,亭障墩候则是这草书中错落的散点。它们与长城的城墙主体浑然一体,一气呵成,形成一幅结构完整的艺术巨作。

嘉峪关的节奏不仅有横向的起伏运动,还有纵向的伸展和延扩,最典型的表现在关城的城楼设计上。比如,从水平线来看,嘉峪关的城楼在城墙的横线之上,还重叠六条横线,即三重飞檐与脊檐的水平视线。这七条横线(加城墙水平线)在顶尖的指引下做上腾运动,并与四角凌空的飞檐互为呼应,在凝固的、平静的建筑上产生一种腾越之势。它使整个周边平远和缓的城墙水平线,立即流动起来,显得城楼愈加巍峨、高耸。耸立的城楼又与高大、厚实的城墙映照,城墙四周的角楼犹如拱卫城楼的天神卫士,在闪烁刀光剑影的齿形雉堞烘托下,整个关城呈现出雄险、健拔之势,和不可侵犯的威严,“天下雄关”当之无愧。

与长城本身的建筑美相比,长城的形式美更在于建筑与自然的结合。长城建基于大地之上,以群山为座,蓝天之下,以云天为幕,把奇伟的自然美与建筑美融为一体,展示出一种人文与自然相融合的天人合一的境界,可以说是真正的“大地艺术”。

嘉峪关的长城大多坐落于戈壁大漠之中,由于缺少砖石材料,这里的长城基本上都用黄土夹以芦苇和柳条夯制而成。这种土夯的城墙却与沙漠和戈壁的色调融为一体。嘉峪关近44公里的长城防御线,有墙体、墩台、城堡等,它们在沙漠戈壁的广袤无垠和千古岁月的时空交错中,展示出一种纪念碑式的历史永恒感。

嘉峪关是现在所能见到的最完整的一座西部长城上的综合建筑体系。位于祁连山和黑山之间的嘉峪关,是中原通向西域的必经之路,古称“河西第一隘口”,是古代著名的战场。关城建在峡谷中的嘉裕山上,在低地上仍呈雄跨之势。城墙南起祁连山支脉文殊山脚下讨赖河北岸80米高的悬崖边,北衔鸟兽绝迹的黑山峭壁石关峡,形成一道铜墙铁壁。再往石关峡,沿悬壁城墙攀登而上,回眸大漠中的嘉峪关,正可谓“一片孤城万仞山”。向南走向讨赖河边,明长城西部第一墩在绝壁之上拔地而起。俯视讨赖河奔流不息,北岸陡峭壁立,如鬼斧神工,令人惊心动魄。而举目南眺,则见祁连山巍峨壮丽的雪峰,在白云缭绕中闪闪发光。

林则徐诗词《出嘉峪关感赋(四首)》写嘉峪关之高,写登上嘉峪关所见之景,写得惊心动魄,几百年以来,嘉峪关的雄壮美,被林则徐写到了极点。

可以想象,诗人站在关头的飞阁之上,极目远眺,关外树木一行行笔直地呈现在眼前。山上盘绕直上的长城极高,云彩在它的脚下,更显得极其壮观。

关之险,城之高,状天山之陡,瀚海之远。在这里,山势高峻陡峭,沙海辽远迷茫。天山,高峰耸峙,有如人并肩而立;瀚海,飞沙若浪,无边无际,视若海然。林则徐的诗句准确概况了嘉峪关的特色:严关、险关、雄关。所谓严关,即庄严肃穆之关,在雪山戈壁大漠的映衬下,嘉峪关一身豪气,有凛然不可侵犯之威严。唯此,才有“万里征人驻马蹄”的精神力量。所谓“险关”,它地处两山夹合之间,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险峻。所谓“雄关”,早就有“天下第一雄关”的美誉,加之层楼叠嶂,重关并守,壮丽雄伟的气象早已深入人心。


作者:胡杨 责任编辑:李沛丰

嘉峪关日报
官方微信

大发龙虎大战
官方微信